义父.png
义父
阁下何方神圣?何以夺我真气?暗害于我?!
义父向那端坐在地的木人问道……你见那木人动也不动,不禁为义父担心起来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义父醉心秘本,方才又遭真气外泄之祸……莫非损伤了心智么?
正当你心生疑虑之时,那端坐在地的木人突然站起身来,咯嘎一笑!
焕心.png
焕心
呀!(轻声惊呼……)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哈哈,是老夫棋差一着!想不到小女娃回来的这般快!
那木人开口说道,声音好似木片相击,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你且猜猜,老夫究竟是何方神圣?!
你望望木人,又望望义父,险些以为自己身在梦中!
焕心.png
焕心
(望向义父……)
义父.png
义父
阴者化虚空,阳者化为神,遗世而独立,羽化而登仙……
义父缓缓说道,每说一句,那木人便咯嘎一笑,似乎颇为得意……
义父.png
义父
只不过……
义父顿了一顿,语气忽转:
义父.png
义父
只不过,阁下道行虽深,德修却令人不敢恭维,只怕是——登仙未成反类鬼,托身于物不成形也!
焕心.png
焕心
(望向木人……)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好一个‘登仙未成反类鬼,托身于物不成形’!
那木人听罢,也不动怒,只抬起木爪往颌下摸去,作捋胡子的模样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义父……这莫非……便是一只借“尸”还魂的老妖怪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哼!小女娃懂得什么!
那木人大声斥道,转过头来继续对义父说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老夫寄身于那秘本已久,只盼有人依秘本之法制出能令老夫还神于世的躯壳!可惜,那秘本的传人竟没有一个成器,倒是你这来历不明的‘小铁匠’,终于悟到了其中的奥妙!哼哼,若非老夫还神心切,倒还真舍不得就此将你废了!这样吧,你速速将一身真气交渡予老夫,好让老夫重塑元神,老夫便放这小女娃一条生路如何?
焕心.png
焕心
呸呸呸!老妖怪大言不惭!不如你求我义父放你一条生路!
你愤然直叱,不料话音未落,义父已一跤跌倒,你大惊失色,忙去搀扶义父盘坐于地……那木人见状,负手而立,哈哈大笑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(想不到义父受伤如此之重,怪不得老妖怪有恃无恐!)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小女娃莫要挡道,快向老夫磕三个响头,唤老夫三声‘徐仙公’,就此逃命去罢!
焕心.png
焕心
邪魔外道老妖怪!还有脸自称仙公,不用我义父出手,我这便将你打回原形!
开始战斗
义父.png
义父
心儿,莫作声……
你正要上前与徐仙公相斗,义父忽然以“传音入秘”之法对你说话:
义父.png
义父
这徐仙公古怪叵测,你需沉着应付!义父制此木人之时,木人的双腿尚有重大缺陷,你伺机以「开阖剑术」攻它下盘!
你不动声色的倾听义父的指点,心中立即会意!
焕心.png
焕心
(思量如何克敌……)
插入教学
焕心.png
焕心
老妖怪手中并无兵器,我手持长剑,应当以长攻短,与他保持距离,伺机攻他双足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(步法微变,向徐仙公靠近……)
插入教学
焕心.png
焕心
我与它相距已不过数十尺,当可出剑探其虚实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(出剑攻敌……)
插入教学
你连攻三剑,不料均被徐仙公一一化解!
焕心.png
焕心
糟糕!我这两「撩」、一「刺」皆遭化解,那「开阖剑术」便使不出来,这可如何是好?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小女娃功力虽浅,剑势倒很凌厉!不过……嘿嘿!虽然老夫如今这副身躯行动起来多有不便,但以老夫的眼力,你那点微末招数又济得什么用?!
焕心.png
焕心
哼!老妖怪休要猖狂!再看剑!
你一声清咤,挺剑再刺,徐仙公左手一挥,你剑尖斜转,又刺在了空处……“螳臂挡车!”徐仙公咯嘎一声,右手成爪,便来拿你手腕上的脉门!
焕心.png
焕心
不好!
义父.png
义父
弓腰横剑,劈它右肘!
当此间不容发之际,义父突然“传音”说道!你无暇细想,立即以剑作刀横劈过去,这一劈的时机、方位无不恰到好处,妙到巅毫,徐仙公果然怵而收手!
义父.png
义父
机不可失!看准双腿!连劈三剑!
义父紧接着道!
焕心.png
焕心
老妖怪接招!剑又来啦!
义父.png
义父
以剑化刀!使「斩鳌刀法」!
义父高声说道,这次却已不是“传音入秘”!徐仙公闻言大吃一惊,左足一个踉跄,双腿破绽尽现!
焕心.png
焕心
(使斩鳌刀法!)
插入教学
等待战斗结束
焕心.png
焕心
老妖怪,你输了!
你挥剑猛砍,一套「斩鳌刀法」尚未使完,徐仙公已胸口受创、双足尽断,怪叫一声,摔倒在地!你明知剑下所斩的乃是一具木人,但还是不禁心生怜悯,那最后一剑便劈不下去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很……很痛么……哼!老妖怪活该!且看我义父如何处置你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木头自然是……不会痛的……小女娃莫名奇妙!这次是老夫轻敌了!小女娃的剑固然锋利,‘小铁匠’更是应变无方!嘿嘿!了不起!了不起!
焕心.png
焕心
什么小铁匠啊?你讨我义父便宜吗!
义父.png
义父
心儿!莫与他……多言!
焕心.png
焕心
是,义父,但这老妖怪似人非人,似物非物,该当如何处置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如何处置?笑话!尔等凡夫俗子,又能奈老夫如何?老夫乃神仙化身,托身的躯壳纵使被毁,不出三日,便又可重聚灵神,报仇雪恨!
徐仙公边说,边从地上抓起你先前抛在地上的梧桐木,不断往木人的创口和断肢上拼接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呸呸呸!老妖怪又胡吹大气!喂!那是我给义父采来的梧桐木,你怎能不问自取!
义父.png
义父
心儿,你到义父这边来,且由徐仙公自便罢,我等确无良策将徐仙公驱灭,但两日之后,我功力复元,徐仙公再想暗害我父女二人,却也不会这般容易!
义父冷冷地说道,徐仙公只作不闻,兀自修整着残躯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(回到义父身边……)
你回到义父身边,义父将你上下打量一番,问道:
义父.png
义父
心儿,那徐仙公手上的木头怎会沾有血迹,你哪里受伤了吗?
你闻言嘻嘻一笑,踮起小脚转了一圈……
焕心.png
焕心
义父莫担心!那血迹是我砍木头时,给木枝刺伤留下的……
义父.png
义父
原来如此……真乃天意……
义父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,随后勉强站起身来,缓缓走到徐仙公面前,对徐仙公说道:
义父.png
义父
这几处‘窍要’你装的不对,还是让我来帮你吧!
义父此言一出,你与徐仙公都不禁惊呼出声……
斩鳌足,器利法奇荡魔妖(其之三,完)……
avat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