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此地不远,乃是一座古墓。那古墓附近布置诡秘,似乎伏藏着极历害的方术,贸然前往,十分容易迷失方向。正当太吾筹思对策之时,一个怪异的呼救声忽然从古墓附近传来……
(循着呼声前去探查……)
太吾循声在古墓附近搜寻了一会儿,很快便在古墓一角的一个破洞处找到了那名呼救之人……此人由古墓破洞钻出,却不幸被破洞坍塌的碎石压住了半截身子,难以逃脱……太吾一见此人样貌,不由得大吃一惊,再又定睛细细观察了半晌之后,才终于确定——那呼救之人竟是具木人!
剑柄.png
太吾
难道……便是你这……这……这“东西”在此呼救吗?!
那木人闻言,仰起头来,右手往地上一锤,厉声向太吾喝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什么‘东西’不‘东西’的!老夫有名有姓,年岁长你百倍,你不唤老夫一声‘老神仙’,竟称老夫作‘东西’,小娃娃太也无礼!难道不见老夫顶有灵符,梧桐化身,是神仙下凡吗?哼!
剑柄.png
太吾
……小娃娃可从来没见过神仙的模样啊,不知老神仙如何称呼?
那木人微微点头,嘀咕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嗯……你山野小孩儿,也难怪不识得老夫……
说着伸出木爪往颌下摸去,作捋胡子的模样,又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老夫的名字自然不能随便说予你知道,老夫昔日随秦王东巡,人人尊称老夫一声‘仙公’,你便唤老夫‘徐仙公’吧!
  • 刚正
  • 仁善
  • 中庸
  • 叛逆
  • 唯我
剑柄.png
太吾
秦王东巡?只在古书上读到过,徐仙公想来是在说笑了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哼!老夫可没功夫与你小娃娃说笑,你是看老夫不具人相,信不过老夫么?!罢了,小娃娃莫要啰嗦,快些先扶老夫起来!
剑柄.png
太吾
是了,徐仙公,晚辈这就救你出来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嗯!孺子可教……先莫要啰嗦,快些扶老夫起来!
剑柄.png
太吾
哗……老神仙原来是秦王东巡这等传说中的人物,自然称得上仙公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哼!那是自然!若非老夫龙游浅滩,虎落平阳,你这小娃娃又哪有福气见上老夫一面……罢了,小娃娃莫要啰嗦,快些先扶老夫起来!
剑柄.png
太吾
原来是徐老仙公!噗……您长命千岁,法力无边,又何以被困在这狗洞之中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胡说八道!胡说八道!山野小娃哪里识得此洞之奥秘……罢了,小娃娃莫要啰嗦,快些先扶老夫起来!
剑柄.png
太吾
叫声仙公倒也无妨,但你可莫要欺我无知……秦王东巡乃千百年前的故事,你道我不识得么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哼!老夫可没功夫诓骗你小娃娃,你是看老夫不具人相,信不过老夫么?!罢了,小娃娃莫要啰嗦,快些先扶老夫起来!
(将徐仙公从破洞中救出……)
(太吾移开压在徐仙公身上的碎石,将它扶起……)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甚好甚好,你这小子/丫头虽然啰嗦,但居然能徒手为老夫移开这些镇……镇……那个……镇‘神’石,倒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!老夫这便要走啦!将来若是有缘再见,老夫定会好好奖赏你的!
剑柄.png
太吾
仙公且慢!晚辈心中有许多不解之事,还望仙公指点迷津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哎哟!你这小子/丫头可真是麻烦,要问什么?长话短说!


  • 仙公何以被困在这座古墓之中?
  • 晚辈曾见到许多幻象,又有许多事情想不起来,思之如在幻梦……
  • 晚辈的义父失踪多时,仙公神通广大,不知能否卜算出他的下落……
  • 仙公可知道那「相枢」究竟是何物吗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谁……谁说老夫是被困住的……老夫不过是见那些个不中用的仇家想害老夫又一直害不成,一时心软……故……故意让他们给封在墓中的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所谓人生如梦,迷幻无常,你记得的未必是真,忘却的也未必是假,哈哈哈!你又怎知现在不是在做梦呢?
徐仙公说罢哈哈大笑,笑声如同两块木片相互敲击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嗯……
徐仙公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接着掐指算了半晌,终于对太吾说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天机不可泄露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「相枢」者,万相之相,祸之核枢也……此物非神非鬼,杀不死,灭不去,思之则生,念绝则亡,假如托身邪物,化而为人,还能轻易蛊惑人心,令世人供其驱策,若不及早将其化身除去,只怕人人在劫难逃……嗯……不好对付……不好对付……
剑柄.png
太吾
(取出「伏虞剑柄」)仙公可识得此物吗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「伏虞剑」!
徐仙公一见剑柄便脱口而道,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何以就剩个剑柄了?真是暴殄天物……
剑柄.png
太吾
仙公识得此物?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自然识得!
徐仙公下巴翘起老高,洋洋得意地说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上古有一人,擅长铸剑,他在人间轮回了十世,每一世均会倾此世之造化铸就一柄宝剑,这「伏虞剑」便是他于第十世所铸。
剑柄.png
太吾
愿闻其详!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这十柄宝剑,柄柄不同,无一不是举世无双的神物!十剑当中,有的薄如蝉翼却坚不可摧,有的无锋无刃却无强不破,可谓变化不尽,妙用无穷,只怕一天一夜也未必说的完……至于这第十柄「伏虞剑」……
剑柄.png
太吾
第十柄「伏虞剑」如何?
徐仙公欲言又止,一边上下打量太吾,一边用木爪探其手腕上的脉门……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奇怪,奇怪,莫非已叫别人取了去?
徐仙公喃喃自语了一会儿,放开太吾的手,接着说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此剑在你手中隐有异光,当是遵前代剑主遗命以你为新主没错,但这剑中的功力,你却半点未得,老夫一时想不到其中的缘由……
剑柄.png
太吾
剑中的功力?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不错,一人的修为无论多么深湛,也不过百年性命,一旦身死,一切无不归于尘土……那位铸剑之人为了超越前九世的成就,终于铸成了这柄至异至奇的「伏虞剑」——此剑可收化剑主的修为与功力、甚至是心意神思,再将其传于后人,如此代代相传,不断积累,永无止境!只不过,此剑一世不能有二主,且一旦传功入剑,剑主便会身亡!算是唯一的瑕疵了……
剑柄.png
太吾
原来这「伏虞剑」如此神奇……
徐仙公掐指一算,继续说道:
徐仙公.png
徐仙公
此剑传到当世,应有一十七位绝顶高手的功力才是,何以如今剑中空空如也?
徐仙公想了一会儿,仍不得其解,“你只好再从头练起啦!”说完转身信步而去……
太吾站在古墓旁边,只觉得诸多困惑非旦未解,反而愈多,久久不能平静……(此后,当太吾行将离世,便可传功入剑,将「伏虞剑柄」交予传人,令其继承太吾全部的修为与功力……)
剑柄.png
太吾
「伏虞剑柄」如此神异,不知是福是祸?徐仙公叫我从头练起,我又该到何处学艺?
avatar